桃胶网

老红军忆革命岁月:长桃胶银耳羹的做法征是鼓舞一生的精神动力

  她是全国目前健在的最年轻的老红军,今年89岁。参加红军那年,她才7岁。

  个子娇小的苏力住在瑞金医院的病房里,回忆起长征岁月,思绪如流水倾泻。她举起胳臂、撩起头发给记者看:手臂上一道深深的凹痕,额头上一道明显的刀疤。“这是小时候被地主婆打的,不跟着红军走,我就没命了。”苏力讲起参加红军的原因。

  “直到走完了,我都还不知道那就是长征。”苏力说,但长征路途上的点点滴滴,让她直面生死,感受到革命情谊,“那是鼓舞一生的精神动力”。   

  被毒打的小丫头,找到了红军   

  1927年1月,苏力出生在川西北一户贫农家庭。她是家里的独生女。苏力年仅1岁时,父亲就去世了,体弱的母亲拉扯着她过着缺衣少食的生活。迫于生计,母亲把她卖给一户姓王的地主当丫头。

  “那时候我太小了,要干很多活,还要给地主婆看孩子。”苏力的童年充满苦难,稍有差错,就会遭到毒打,她的额头上至今还留下被刀砍的疤痕。有一次,她把地主家的小孩弄哭了,地主婆就让长工把她的手绑在凳子上,拿皮鞭抽,苏力左手上还留着那次毒打的伤疤。

  忍受不了那样的生活,苏力一直找机会逃跑。但跑出来了,人家又把她送回去,说地主家的丫头不敢收。“我逃跑了5次,都失败了。”

  1934年秋,红四方面军来到苏力的家乡四川青川县。地主领着佣人和丫头躲上山,苏力跟着在山上躲了两个月。后来,她又听说红军是专救穷人的部队,里面全是穷苦人。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她和两个比她大的丫头偷偷下山,想参加红军。下山后,那两个丫头害怕地主报复,又跑回了山里。年仅7岁的苏力却打死也不想回去,“在地主家不仅受虐待,还吃不饱穿不暖,参加红军怎么也比地主家强,至少有口饭吃。”苏力回忆说。

  苏力连续几次找到红军被服厂,都因年纪太小被拒绝了。当她又一次跑到被服厂恳求:“回去我会被打死的。”那些女红军心软了,问她会干什么。苏力灵机一动,“我会钉扣子”,并且当场钉了几颗扣子。就这样,红四方面军31军被服厂多了一位年仅7岁的“红小鬼”。

  几个月后,苏力随部队西渡嘉陵江。“过了好几年,我才知道那就是长征。”   

  帮助她的人,至今不晓得名字   

  长征中,苏力感受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。

  苏力领到了第一套军装,可没有小号,穿上身像袍子。红军也没有鞋,要么是自己参军时穿来的鞋,要么就是草鞋。每个战士还领到一袋青稞,一袋炒面。年长的红军就帮着苏力背一个袋子,还特意关照:“小鬼,你不好乱吃,吃光了就要饿肚子。”可耐不住肚子饿,苏力边走边偷吃,到了宿营地,粮食就快吃完了。虽然班长批评了苏力,但几个红军大姐姐都匀了一点粮食给她,让她填饱肚子。

  长征头一个月,苏力都在躲避国民党飞机的轰炸,看见成批战友倒在血泊之中,“我没有恐惧,只有愤怒。”在一次敌机猛烈轰炸中,一颗炸弹在苏力身边爆炸,她昏死过去,“我醒后发现身上压着一位大姐姐,我满身是血,但没受伤。那是大姐姐的鲜血,她已经牺牲了。”苏力含着泪简单掩埋了那位姐姐的遗体,“我不记得轰炸是在什么地方,也不晓得救我的姐姐叫什么名字。”苏力很愧疚。

  在川西北与青海高原交界处的茫茫草地,这支队伍艰难前进,生怕陷入沼泽。苏力人小体轻,刚见到草地只觉得欣喜,调皮地在草地上跳了跳。年长的红军提醒她:“小鬼,别乱跳,小心陷下去。”结果那位红军自己的脚陷进了草地,幸好在战友帮助下“拔”了出来。

  “天当被子地当床,早上起来晒衣裳。”草地天气变化无穷,像小孩面孔,一天三变。行军,苏力并不感到苦,她最担心的是掉队。因为一掉队,就会饿死。所以睡觉时,苏力要拉着别人的手,生怕别人走了不叫上自己。

  后来,苏力和另一位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战士掉队了。“一位红军大哥哥发现了我们。”苏力回忆,走着走着她没了力气,红军大哥哥二话没说就背起她。“饿了,大哥哥拿出仅有的一点粮食给我吃;渴了,小姐姐拿出自己的水给我喝,她的水也很少。”

  “这位大哥哥只有十八九岁,只知道姓刘,四川人,个子长得好高。”苏力说,赶上部队后,他跟作战部队走了。“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位大哥哥,也不知他有没有我这么幸运,活到今天。”